返回

第三十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这妻子嫁娶几个词,在古代可是羞提的,听叶弯弯这话里蹦出来的,雨花俏脸腾得就红了起来,“妹妹可真是直率,我听玉箫提起过你,倒是真如他所述这般可爱。”

    雨花的夸奖,可使她难得羞起来了。毕竟是女孩子,听到夸奖哪有不高兴的,送了口酒下肚,想起娄玉箫,又道:“姐姐在这儿,那娄大哥也在这咯?”

    雨花恬淡轻笑,指了指来送酒的小厮,就再不说话了。

    叶弯弯细细看去,那小厮的身形与娄玉箫有三分相似,这才恍然大悟,噌地站了起来,指着小厮惊喜道:“娄大哥?娄大哥真是坏!”

    指着雨花,撅起小嘴,不满地道:“雨花姐姐也坏,竟瞒着你们俩认识我,合着就我蒙在鼓里!还当个小傻子似的介绍自己。”

    雨花含笑揽过她的手,扶着她坐下。

    娄玉箫将人皮面具撕下,是熟悉的那张俊美的脸庞,他坐到雨花旁边,为叶弯弯斟满酒,柔声道:“叶姑娘言重了,我是随着你与雨花进门的。你没发现我,我才扮做小厮送酒罢了。”

    雨花刚想喝杯酒,便被娄玉箫拦下了,动筷夹了块酱牛肉搁到雨花碟子上,嘱咐道:“你少喝些,多吃点菜。”

    看着坐在对面这两位你侬我侬的,叶弯弯转气为笑,“娄大哥与雨花姐姐真是恩爱,我从前羡慕那些永生不老的仙人,如今却艳羡你俩这鸳鸯之情了。”

    这不,话刚说完,对面那位俏公子的脸又红了大半。娄玉箫倒是勾着笑,为叶弯弯再续了杯酒,“来,这花雕酒不错,叶姑娘不必客气。”

    要说娄玉箫出现在金陵是来找叶弯弯喝酒的,她可不信。只怕是就连雨花扮做男子进金雀坊,都是安排好的。

    还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一边喝着酒,一边在脑子里过剧情。灵光闪过,叶弯弯记起这时候应是金陵的三盘集会开始了。

    三盘集会是每三年开展一次,由各门派各宗举办的拍卖大会。这些拍卖的东西无一件是凡间之物,珍贵无比。

    所谓三盘,是三轮宝物拍卖的称呼。

    第一盘,是古书秘籍。第二盘,就是珍奇异兽,从仙兽的蛋到成年的异法仙兽都有。第三盘,也就是最后的一盘,便是仙丹。

    拍卖价高者得,三盘集会为何如此特别呢,原因就是,宝物都是些难得的珍品,而且来宾可以隐去面容。

    所以,武林黑白两道的修士大侠,皇亲贵胄都会光临。

    她记得这次的三盘集会,在压轴的第三盘上,出现了雳雷丹。

    这雳雷丹可是不可多得宝物,原文中,只要服下这雳雷丹,修为功法大幅提升不说,突破大乘更不在话下。

    隐约记得原文中的雳雷丹,是娄玉箫为阻沈从风,不惜花下大价钱参加拍卖,遗憾的是,那雳雷丹最后却落入了一位无名买家。

    她也不拐弯抹角了,人家的来意她已猜想的已差不多了,无非是想让叶弯弯帮他夺得雳雷丹。

    至于怎么夺,雨花是白月门的弟子,这次三盘集会的主办方也是白月门。所以,这夺,很可能就不是明着拍卖了。

    可惜啊可惜,她如今内力尽失,纵使想帮也是有心无力。再者,这事应与锦城无关,她何必要趟这摊浑水。

    已经得罪沈从风一次了,自己间接害死人家的得力助手。好不容易安生几天,要是引得他的注意,再来对付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

    “娄大哥可是找我有事?”做好了回绝的准备,她直接了当的说出了。

    娄玉箫喝酒的动作停下,眼眸向叶弯弯抬去,目光中多了一份忧愁,他又转头望了望雨花,复而平静地说道:“叶姑娘真是聪明,如今金陵城中传得沸沸扬扬的盛事,叶姑娘可知是什么?”

    她慢悠悠地斟了杯酒,饮下去,余光淡淡扫过雨花,雨花此刻的神情有些犹豫,手中紧紧地握住白瓷酒盏。

    叶弯弯是明白了,看来这雨花还在纠结该不该将消息透露给她呢,她嘴角含笑,带着丝淡漠说道:“三盘集会谁人不知?娄大哥有话不妨直说,我是最厌这些拐弯抹角的了。”

    她语气中的淡漠,让娄玉箫有些愁疑要不要求叶弯弯。握紧了雨花有些颤抖的双手,看着爱人柔弱的小脸,就有些难受。

    想到沈从风本就不弱,若是真的取得了雳雷丹,破了心魔,提升境界,雨花不知又要经历何种磨难。

    娄玉箫坚定了不会让爱人受到伤害的决心。狠下心来说出要求,“叶姑娘,我与雨花,为这天下苍生请求你,帮我俩取得雳雷丹。”

    她眼睫微挑,有些难以置信,说什么为天下苍生。沈从风纵使邪恶也只是为了得到雨花,与对付娄玉箫,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天下苍生。

    他这琼瑶剧的可怜兮兮的展开到底是什么意思,敛了眸光向娄玉箫瞥去,毫不忌讳地挑明了娄玉箫心中所想:“瞧瞧您这话说的,讲些什么劳什子的天下苍生。”

    叶弯弯说完轻叹一声,优雅地翘起二郎腿,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举起酒盅,也不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