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二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她摇了摇头,喊道:“我不要!凭什么听你的!”

    锦城稍微使劲,就将叶弯弯提拎起来了,看着哭得眼泡红肿如金鱼般的她,忍不住勾起抹笑,耐着性子安慰道:“哭得丑死了,我不说你便是了。寻死觅活的作甚?”

    叶弯弯踏着手腕般粗细的树枝,有些发慌,“你,你不怪我就快带我下去。”

    锦城别过头去,不愿看她,扔下一句:“自己上来自己下去。”

    “言而无信,你明明说要带我下去的。”叶弯弯斥着锦城反复无常的态度。

    但对面的锦城对她这套激将法完不理会,玩笑似地看着闹出这鸡飞狗跳的一出,却又不知如何收场的少女。

    敛起几分笑意,语气波澜不惊,看好戏般地评价道:“我看你爬树的姿势算的老练,是老手吧?既是老手,哪有不会下树的道理?”

    他不带自己下去,叶弯弯只好自己爬下去了,咽了口口水,想着自己是会下树,但没了轻功,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她惴惴不安地看向幸灾乐祸地锦城,闷声哼了一声,壮着胆子颤颤巍巍地走向树干。刚走到半截,见快到终点了,心中大喜,想回头冲锦城炫耀。

    分心时脚下踩空,眼看就要跌下树,吓得她闭上了眼睛,只听见耳边风声呼啸,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太上老君救命啊!”

    咚地一声,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睁眼看去,是锦城接住了她。

    喧嚣的风声此刻也寂静了下来,她身上挂着树叶和花瓣,狼狈不堪的被锦城抱在怀里。

    那张令她魂牵梦绕的脸庞此刻近在咫尺,一触即得。叶弯弯心脏跳得厉害,仿佛要冲破胸膛。

    锦城启了那张好看的薄唇,说了句十分煞风景的话,“你重了。”

    这次轮到叶弯弯满脸黑线,她忍下要锤死锦城的怒气,握紧了小拳在心中一笔一划的写着冷静二字。

    暗自决定早晚都会把今天这煞风景之仇报回来,推开锦城跳出他的怀抱。

    站在锦城面前,将刚刚碰过刘妈妈的口布的手帕,塞给锦城,指着锦城,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看看,你打人还将我手帕弄脏了!就是你的不对!”

    绕着刘妈妈走了一圈,指着那些快被吓死的侍女龟公们又道:“你是借这件事告诫他们,可你还耽误他们做事了。你看,这对我不好,对他们更是不好。所以你快放了刘妈妈吧,我下次不去就是了。”

    这番歪理不过是为了她自己找台阶下,叶弯弯也不是心疼刘妈妈为她受惩。不过是觉得花园被刘妈妈玷污了,有些对不起这如美卷似的风景。

    但这番歪理,入了锦城的耳,却被他曲解成是叶弯弯服软,也得了她不再去前院的保证,甩手冲着人们,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都散了吧。”

    奴仆们行礼称是,纷纷散去。暗卫架着已快要昏迷的刘妈妈,快步走远。

    原地只剩下那名抱着酒坛的暗卫,他在原地踌躇,不知该拿这酒坛怎么办,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

    她瞅见后随即拿走,解了他的尴尬。叶弯弯将酒坛举起,对着锦城,侧过身子掩饰着脸上的不自然,支支吾吾地说道:“喏,这家酒好喝,你拿走喝。”

    锦城眉头微挑,接过酒坛。对叶弯弯的礼物很是意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收到朋友送的东西。

    不论这花雕酒的珍贵与否,只是她这心意,便足以使他开心一阵了。

    也不顾忌路过的奴仆,撬开红布封,单手拎起酒坛,豪爽地饮下花雕酒,举杯斟酌的风雅已不在,有的只是欣喜,他品下一口,赞赏道:“好酒。”

    他喜欢自己送的礼物,叶弯弯此时有着更甚他的欣喜。所谓欣喜若狂,便就是形容她了。

    “你喜欢就好。”她其实想说,你喜欢比什么都好。但叶弯弯不能说,她怕这份突如其来的爱,会吓到他。

    锦城有些烦恼,他不知作何反应,是该多夸夸她,还是应该赏给她点什么。

    想想觉得又不对,第一种是对宠物的态度,第二种是对麾下的将领。叶弯弯并不属于这两种,所以他最后,只是一如往常的嗯了一声。

    这声不知作何反应的嗯,对叶弯弯来说未免有些少了,听不出意味,也觉不出感情。

    听得人很失落,但还是堆着笑意,忍住心中泛起的酸楚,回道:“我去吃饭了。”

    她已忘记是如何回到房间中的,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躺在床上,看着床顶纱帘发呆。

    叶弯弯没用晚膳,简单地梳洗过后就倒头闷在被子里。心心念念的记挂着他,最后换得薄薄一字。

    他就是如此的人啊,不算得绝情,但寡淡的总是能让人失望。

    她对他纵使不开心,却无不喜。细细想来更多的是心疼。

    原文中的锦城,喝酒如饮水般,娄玉箫见他时,大多都是在饮酒,浅酌猛饮皆有。

    只是他从不曾醉过,她懂,她明白。锦城四处但求一醉,只为得那摔杯醉后消散的忧愁。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