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三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可是这次不知抽了哪家的东风,竟传来三位弟子到玄机堂一聚。

    赖桑子样貌说不上英俊,落在人群中看去着实似个普通人,一头黑发高束,却不穿华山服饰,只是穿得一身淡粉色长袍。只看,便觉得风骚。

    风骚之人盘腿坐在高位,双手放在膝上,严肃地看着对面三位祖师,一句话也不说。

    三位祖师面面相觑,不知这位赖桑子上祖要做什么。迫于礼节,谁也没有打破寂静的氛围。

    良久,赖桑子终于有动作了,不过他的动作却是步出玄机堂,走到雪地之中,俯身趴在地上侧耳听着远方传来的动静。

    堂堂华山上祖赖桑子,此刻竟做出如此令人费解的动作,三位祖师压着心中不忒,不敢多说一字。

    赖桑子听完那莫须有的声音后,才起身,挪步回到玄机堂。他抬手银光闪过,门应声关上,再次盘腿坐到堂前高位,轻言:“今天还是挺安静的哈。”

    千钰祖师犹疑了几秒,她带着压不住的疑惑,开口问道:“不知上祖找我们几人有何事”

    着一身华山白袍的千钰祖师看上去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少女,可那声音一开口,却十分沧桑。

    风骚上祖清了清嗓子,“咳咳,今日我召你们来是要告诉你们,我要出关了!”

    “啊?”三人不约而同的反问一字,不免忐忑,闭关几百年的上祖怎的破天荒要出关了呢?

    臾峯平静了忐忑的内心,率先问道:“上祖出关是要做什么?”

    “我要收徒。”赖桑子停顿了几秒,掐指算了算时间,目光又向臾峯投去,叹息着摇了摇头,道出原因:“你说,我们华山男弟子,出名的怎么就没相貌出色的呢?”

    叹了口气又道:“后辈为我们画像,保不齐会有谁指指点点。”

    他还捏着嗓子像模像样的学着旁人的闲言碎语,“他们说‘这华山几位男祖师相貌如此普通?’你们说,这不好吧,所以我要选出一位相貌出众且天资聪颖的弟子,选做内门弟子,亲自教习。”

    赖桑子说得不错,三峰胜手中,千钰与竺眺皆是女性,二人样貌也是一等一的出挑。

    竺眺与千钰相比较下来,多了份柔婉通透的气质。

    说这华山弟子,出名的都不是些美男子,看这千钰和臾峯就明了,臾峯身材魁梧,黝黑而粗犷的面容上还带着许多可怖的伤痕。

    但奇怪的是,他却是几人之中看上去最为沉稳的一人。祖师都相貌平平,更别提后辈了。如今华山顶事的韩敬,臧悟也是如此。

    臾峯向来不是那看样貌之人,但如今被人戳破,自尊多少有些受伤,低眉顺眼的一句话也不发。

    竺眺见了也是心疼,想找话反驳上祖,可他说的实在是事实,只能讪讪安慰道:“不可以貌取人,华山后辈虽相貌不出众,可实力强劲啊。”

    “二师姐真是会讲话,什么不可以貌取人,有几人真心信服这句话?”千钰一向大大咧咧的,就连说出这番出口伤人的话也不自知。

    竺眺还想再辩驳几句,可臾峯伸手拽了拽她的袖子,示意不用再讲了。

    理了理嗓子,站起身来,低头行礼说道:“上祖招收弟子之事我会安排好的,时候不早,臾峯告退。”

    他说完,赖桑子点头示意,臾峯快步离开玄机堂。竺眺见了心中难受,随便说了个理由告辞后,跟了出去。

    臾峯御剑回到莲花峰,大掌抚上树干,顺着纹路点点往树下移,最终,手滑下树干无力垂在身侧。恍思中又摸了摸自己的满脸疤痕。

    臾峯一心为华山,置生死度外,今却换得容貌不出色一句,愤懑满心无处发泄。

    失神中的落魄在这位祖师身上显的一清二楚,跟着来的竺眺,站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不知如何安慰。

    只好就静静地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盯着臾峯失落的背影。

    她似想到什么,抽出腰间佩戴的长箫,缓缓吹奏了一曲净心。

    乐音如山涧泉水般淌进臾峯的肺腑,净了他那些浊气与晦暗的念头。

    臾峯听着,心情才算好些了,走近竺眺身前,大手覆盖上她冰凉的手,压下了还在吹奏的箫声,感叹道:“听闻小竺子的萧声,我才能安心啊。”

    竺眺亲昵的将头埋在臾峯壮硕的胸膛,带着丝小女儿家的柔美,回道:“不论旁人如何说阿峯,阿峯都是万里挑一的人物,小竺子心目中的大英雄。”

    这边的叶弯弯她睡的一向安稳,只是今晚,偏巧做了场险恶掺半的梦。

    梦中的她似是回到了白雪皑皑的华山,但华山沉静死寂的像是并无一人,就连那平日被清扫的干净整洁的石路上也落满了积雪。

    不知何时,空气中突然冒出许多红色光点,她伸出手轻轻触碰,光点却顺着她如玉的指头,化作红光蔓延开来,布满了她的身。

    梦中本不该有温有寒的感觉,可此时的叶弯弯满身竟是暖如骄阳照耀,脑中虽布满着奇怪的想法,但身体不由自主的被红点带着引领进前方。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