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四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香气随着花苞的绽放迸发而出,梅香浓郁四溢,似是要飘散入无云明朗的星空中,朦胧的月光洒在皑皑雪涧中的满林红梅之上,这场景如何用妙哉二字形容?

    这样壮观的景象,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从前听说这满山涧的枯木开放时是何等模样,只看来,如今一见,名不虚传。

    叶弯弯绕着梅林转了转,她远远见梅林后的山洞之中,有火光闪过。清函说那地方是关押罪人的地方,弟子们若是犯了大错也会一同关在里面。

    她放慢了步伐悄声走近。待叶弯弯走到目的地,才看见那山洞铁栏杆处站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那人虽着了一身粉衣,但破旧不堪,下摆处还溅了许多赭红色的血迹。

    黑暗笼罩着他的面部,看不清样子。按棱角分明的轮廓依稀辩得,那周身浑然肃杀的压迫感,应不是熟人。

    那人将手中的火把扔在了地上,本就不强的火苗被激起的寒雪漫过随之浇灭。

    光亮消失,上一秒还明朗无云的夜空,忽不知从哪飘来的乌云,遮盖住了整片夜空,四周再次陷入黑暗中。

    她听见,那男人踩在雪地上咯吱作响,闻声,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近,肃杀的气压与黑暗完美的融合到一体。

    他的脚步声仿佛一道道催命歌谣,逐渐接近叶弯弯。

    叶弯弯紧皱眉头,闭着嘴唇不敢出声音,她有种直觉,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解决的杂鱼。

    慢慢的挪步向后退着,想与他拉出点距离,叶弯弯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剑刃上般小心翼翼。她抽出腰间佩剑类卿,剑锋出鞘,是与以往不同的强烈绿光闪过。

    这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是失去了内力,剑的灵力怎的如此充沛。对面的男人可没给她思考的时间,拿起长剑,向旁边肆意甩去,红光闪过,剑鞘从空中落下。

    男人身法速度极快,就在剑鞘落地之时,他还未动三两步,就到了叶弯弯面前。

    叶弯弯闪身去躲,她是看不见男人的身形,但他的每一剑挥出的红光都在告知他的位置。

    明知失了内力,她却还是如离海的鱼一般不死心的运功,这次没让她失望的是,刚刚被红点触碰过的部分,开始发热。剑身绿光再次燃起,有了内力她才算有底气。

    满面的惆怅被得意之情占尽,粉衣人反手将剑背到身后,长腿微曲,一跃而起激起平地零星雪花,他长剑泛的赤红色光晕向叶弯弯所在的位置横扫过来。

    站在他身后的叶弯弯不禁汗颜,原来他不用去看都晓得她的位置。

    心跳如擂的叶弯弯歪身避着他锋利的剑刃,绕过粉衣男子。

    主人心神稍动,右手握紧类卿剑把,左手在剑身上写下一句注力剑诀。

    类卿长剑绿光盎然,更甚从前般强烈。叶弯弯还没等粉衣男子反应过来,偏过剑身刺向他。

    她这一剑并不下死手,避开了他的要害。粉衣男子对她的攻击稍稍一愣,使得她更有机会得手,狡黠的眸光微眯,绿光末过男子的腰身。

    但粉衣男子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他左手拿剑,右手拧握成拳骨节咔咔作响,随后展开手掌,叶弯弯还没来得及拔剑,就听他咣的一声拍在类卿剑身上。

    长剑入体的,他这一掌的震力却还能使得叶弯弯连人带剑一同被弹开,这类卿可不似平常佩剑,据传是叶家家传之物,这样的宝剑可被他的震得直抖身剑鸣。

    她脚下步子虚浮,右手被他不俗的掌力震的通红,紧咬牙关,双手死死摁住还在颤动的类卿。

    粉衣男子知她分神,在腰间点了两下止住横流的鲜血,飞身向叶弯弯冲来。

    叶弯弯抬眼见男子的攻势猛烈,急忙挥剑挡住。红光与绿光交织碰撞在一起,摩擦出两柄宝剑的铁屑火花。

    眼看绿色光芒渐渐消散,叶弯弯最后支撑的力气也用尽了。红光蔓过她的身,脖子上喷涌而出鲜红的血液。

    她除了疼痛再没其他的感觉了,身上的力气似是随着伤口一点点抽空,叶弯弯支撑不住,倒在了雪地中。

    还有些温热的血液随着她的倒塌,变成藤蔓,延伸出伤口,这些妖冶的红色枝蔓向旁边攀爬着。

    “啊!”叶弯弯尖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呆滞地缩在床尾,半晌才算从恐惧中回过神来。

    她不知那梦的意味是什么,苦苦思索也没想出那粉衣男子是谁,在原著中杀死叶弯弯的只有锦城。可那凭空冒出来的粉衣人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武器也不对,锦城擅使双刃并非长剑。叶弯弯努力回想那打斗中的细节,总是觉得那人的招式很是熟悉。

    仔细回忆,才察觉出问题所在,粉衣男子的招式明明就是华山内门独传的身法。因原主天资不好所以才没学过,她也是在秘籍上翻到两三页。

    那人也并不弱,就算拼尽力也才能伤他一下。看身形也不像几位师兄,往深处猜想,最坏的一种想法,他就是华山几位祖师中的一位。

    这梦可能是预知,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噩梦,不过梦中发生的事情太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