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八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要说叶弯弯属于当代炮灰第一的大好青年,那还真的没形容错。因她这性子好多管闲事,偏偏嘴上还爱逞强,救了灵力紊乱的锦城只把人扔进金雀坊的水潭了事。

    鱼娘在旁嘘寒问暖,支人把水潭边的无关人等清了个干净。唯独她在一旁掰块馒头丢到被水浸过半个身子的锦城旁边,满池锦鲤感应到吃食,一拥而上,将锦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锦城在冰凉的池水中稳住丹田,从身体里迸发的热气烫的水滋滋冒着热气,锦鲤自然被热气奔腾熏的翻了个鱼肚白。不消半会,满池的锦鲤都死在了他身边。

    看到这副光景,真正的罪魁祸首,在池边笑得花枝乱颤,顺便故作惋惜得嗔锦城一句:“当真是罪孽深重。”

    她这样的人,救人还话里不得好,说句不好听的,实在嘴欠。要是换做旁人这般对锦城,现在怕是早就和那一池子的死鱼一样,翻了鱼肚白。

    说起这雳雷丹,并非是一般的宝物,而是上古仙尊花重,为心爱之人渡过雷劫,用自身法力炼制的神丹。只是神丹还未给心爱之人用上,花重上仙就因搅乱三界被打下九重天。

    谁也不知那雳雷丹是如何辗转流落到修仙界的,这宝物世间罕有,争前恐后得到宝物还来不及,谁还会去追究根源是哪。

    叶弯弯想到这,怀疑起这宝物该不会是白月门伪造出的来诓骗众人吧。锦城感觉灵力渐渐稳了下来,但他丹田的一角似是怎么也安稳不下。

    忽的,那稳不住的一角撞着他的丹田,本来逐渐稳妥的灵力此刻被搅的更加紊乱,与此同时,锦城身上的皮肤都开始皲裂,裂口处纷纷燃起红光。

    似有爆体之相,看得本来打着哈哈的叶弯弯浑身的经脉都绷了起来,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只怕稍有差池,锦城就会发生不测。

    “啊……”锦城努力耐住身上的燥热,哑着嗓子在池子里低声呻吟着。

    锦城的忍耐力超乎常人,他闷哼了一声在脑袋里回述着静心咒,终于将紊乱的灵力抑制住。身上的红光灭后,他的身体的裂口复起幽幽白光,这白光刺的人眼疼,堪堪漫过身子。

    待白光消散,叶弯弯睁开眼睛,池里哪还有锦城的影子,只剩他的衣物飘在水上。她的整颗心似是被人揪了起来,不可置信的摇摇头,目光飘忽地喃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她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竟看见池中平静的水面冒出几个泡泡,叶弯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跳下水潜进池底,仔仔细细将水底扫了个遍。最终在泥沙下找到团脏乎乎的毛团子。

    水底除了这浑身泥巴的毛团子就没别的了,她连块石头都翻起来找,也没找到。只好悻悻地带着毛团子游回了岸边,鱼娘刚从外面回来,见池里没有锦城的影子。

    又见叶弯弯湿漉漉的抱着团脏乎乎的东西上了岸,姣好的面容被吓得煞白,“叶姑娘,阁主呢?”

    叶弯弯垂下眼睫,眼角滴出热泪与满脸的水珠混在了一起,神色黯然,抱着毛团子蜷缩在地上,声若蚊蝇:“他在池水中消失了,我只在水底找到这只毛团子。”

    鱼娘死死攥着手,指节太过用力已有些发白,向暗处喊道:“来人!将这池塘的水抽干了,务必找到阁主!”

    叶弯弯黯然地落泪,带着哭腔地自言自语:“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锦城,锦城,锦城。”

    她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他的名字,泪水如断了线般的珠子,混杂着口中锦城的名字划下脸庞。

    突然,叶弯弯怀里的毛团子动了动,伸开了四肢还有脑袋,浑然一个小型妖兽,妖兽跳出她的怀里。

    叶弯弯还在悲伤中没缓过神,愣了半晌才大惊失色地指着妖兽磕磕绊绊地吼道:“妖!妖兽啊!”

    妖兽浑身都是泥巴,毛发跟钢刺一样立起来,张了张嘴却说出了人话:“叶弯弯,你鬼吼鬼叫什么?”

    这声音悦耳的如玉珠落在山泉中,不仅好听还十分耳熟,这不是锦城的声音么!叶弯弯再次磕磕绊绊地问道:“你,你是锦城?!”

    妖兽翻了个白眼,“废话。”

    他想伸手擦擦自己身上的泥巴,一伸爪,才看见,咦?这是谁的爪子。怔怔地闪过自己变成妖兽的念头,看向潭水。

    那水中的倒影里映出的没有人形,分明就是个头上长着犄角,毛发脏污的怪异妖兽。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他对于自己变成妖兽的这件事,分外冷静。不如说,锦城处事一向处变不惊。

    鱼娘听到锦城的声音,奔来只看到一只妖兽在口吐人语,声音还和自家阁主一样,面色错愕地道:“阁主?是您么?”

    妖兽形态的锦城被醒过神的叶弯弯夹住脖子上的皮毛扔到了澡盆里,拿起毛巾给他擦洗着身上。洗着还举起来看了看,戏谑道:“呦,还是只公的啊。”

    锦城挥舞着爪子要挠叶弯弯,但他现在的体型不过是一只小狗般大小,她轻而易举就能躲过。爽利地把锦城按在水里,又挫下来一层泥巴。

    洗完澡后锦城皮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