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九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叶弯弯当晚并没有安睡,只因为身边有着某个雄性生物。夜晚,锦城身上散发出红光,红光消散锦城又变成了人形。睡得并不安稳的叶弯弯恍恍惚惚中睁眼就见锦城浑身赤裸的躺在她面前。

    脑袋里嗡地一声不知该做什么,谁料锦城睁开眼,面不改色的伸手为自己披上被子,轻言了一句:“对不起。”

    她没来得及说话,就再次晕了过去。

    “对不起。”

    她不说话。

    “叶弯弯,我说对不起。”锦城又回述了一遍。

    叶弯弯换了一只手撑头,一副别理我,我很烦地样子。锦城倚靠在船沿,抱着手,同样不说话,那张偶尔才笑起来地臭脸此时也摆起了一副笑容。可那张脸,太过妖孽,只是一颦一笑,便足矣使人失神。

    更何况,他还带着这幅笑容盯着叶弯弯。被盯着地人有些恼了,俏脸微红,偏过头去,小嘴嘟囔着:“魂淡,大魂淡。”

    锦城扯着慵懒地语调说道:“什么大魂淡啊?我当你是挚友,便不会任你这辈子如此,也罢,算我痴心错付。但如今你已上了我的船,还想怎么下去?”

    叶弯弯怀疑他会不会用成语,痴心错付是用在这儿的吗?!她毫不客气地回敬一句,“什么上了你的船?我这是被绑上贼船懂不懂?你说你给我下药就罢了,还不给我下轻点的,这一睡就是三天,你当我是什么品种的猪啊?”

    锦城连连称是,“是是是,我这药效最长不过才一天,谁知你睡了三天三夜。”

    叶弯弯选择屏蔽他这番怎么听也不好听地话,叉起小腰,得意洋洋地说道:“要我接受你地道歉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她眯起杏眼,嘴角换上一副玩味地笑容,“让我揉揉你的脸。”

    锦城环顾四周,看了看侍奉在船侧的侍女暗卫,回绝她,“不行,我身为桑江阁阁主,怎能让你做这种事?”

    “你们下去吧。”叶弯弯机灵地屏退旁人,撇嘴不悦道:“那堂堂桑江阁阁主就这么不在乎和挚友的关系?先说好,我若是不原谅你,以后就再不理你了。哼。”语落还轻哼一声。

    “无所谓!”锦城咬中这三字,转身提步想走。

    叶弯弯瞅准时机,轻巧一跳,越上他地后背,伸着小手,蹂躏起他的脸,奸计得逞,笑容也更加灿烂,“你看看你这皮肤,怎么保养的啊,真好呀!多润啊,和猪肘子皮一样滑溜溜的呢!不愧是当花魁的大美人。”

    锦城花容失色,反手拎起她地衣领将叶弯弯拽了下来,看着自己面前古灵精怪的女孩子,有气也撒不出了。气哼哼地说道:“叶弯弯!你这丫头!”

    祸头却笑盈盈地耸了耸肩,满不在乎锦城地嗔怪,“哎呀,气消了气消了。肚子饿咯,回去吃饭。”说完,迅速跑回船舱。

    这三天,叶弯弯吃好喝好,虽然锦城锐利地目光有些扎人,但她一如既往地无视了。到桃花岛已是两天后了,海上经常起雾,明朗的天气甚少,可那桃花岛的海域和外面看起来如同两个世界。

    桃花岛内春光明朗,朦胧的远岛上即无缥缈的云烟,也无名花异草,只有那随处可见的粉色桃花,微风吹过,满树淡粉花瓣洋洋洒洒落下,撒入翠绿如玉般的青草地上,在那美景中间,流淌着一条清澈溪水,水面氤氲,粼粼溪水上还飘着细碎花瓣。

    踏入桃花岛时,和在船上看的那生意盎然的景象不同,桃花岛内一草一木,都非常寂静。没有鸟儿于空中翱翔的悦耳鸣叫,也没有喧嚣风声刮过的树叶轻落声,更没有潺潺水声。桃花岛有的,只是和美景不搭的安静。

    行走其中,踏出的细碎响声,分外突兀。

    叮,不知从哪传来地清脆响声。叶弯弯和锦城应声寻去,声音传自一棵高大的桃花树,与旁的挺拔桃花树不同,这棵树的枝干向旁边歪曲蔓延,树上芬香郁郁,花朵也开得分外茂盛。

    “呦,客人啊,我这儿可好久都没人来了。”

    闻声抬头,见那树上正倚靠着一位白衣少年,他手里拎着个青瓷酒壶。看上去和锦城差不多大的年纪,那衣服虽说是纯白色的布料,可却不知道用的什么绣法,衣袂随风蹁跹时,暗纹若隐若现。

    一看便知是华贵的料子,但那少年却随意的披散在身上。同样是白衣,和娄玉箫不同的,这少年一身肆意,却无半点轻狂。他这张脸,一见便难忘,白皙的脸庞刻着棱角分明的神采,可在他眼角轻佻下竟显得柔美。

    他嘴角有一颗美人痣,少年黑发似墨,和穿衣的洒脱一样,头发只用了一根桃花枝丫束了起来。他似乎总是似笑非笑的,同样是笑,他的笑像是总带着一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叶弯弯的目光炽烈,盯着他。少年摆身跳下,落于二人面前,“呀,小叶子,你这是看我看的醉了吗?”

    那人地不羁,着实惊到了叶弯弯,“你怎么知道我姓叶?”

    锦城双眸添了一丝探究,审视着他。

    “我叫颜非,你们应该知道的。所以你们知道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