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十一章 度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度化

    镇魂峰顶。

    一座巍峨的宫殿矗立在赵强众人面前,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整个宫殿是一色的黄铜色,应该是部用黄铜灌注而成,如此鬼斧神工绝非人力可为。

    门前站立两名着金甲的道士,之所是说是道士,是他们在金甲内也穿着灰色的道袍,应该是和驾着赵强的两名道士一个辈分。像这种名门大派,弟子的着装是有着明确的规定的。

    孟杰先走进数十丈高的殿门,不一会的功夫,殿门开启一名梳着双髻的小道童走出,冲着外边说道:“谁叫赵强?”

    不等赵强作答,两名道士将他往前一推,一人回道:“他是。”

    “跟我进来吧”摆了摆手的小道童转身走进大殿,赵强看了看离无悔,后者冲着他点了点头。

    反正横竖一死,赵强也不在想其他,跟着走了进去。

    殿门在赵强迈进的那一刻,发出一声轻响,将内外世界彻底的分开。

    灰暗的大殿内,在高低不同的位置上悬挂着油灯,赵强从灯的距离判断这大殿不止空间巨大,而且高不可攀,这让初入者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当赵强与童子走至大殿深处时,约莫数十级台阶高低的平台上,端坐一人,此人满身白袍,须发皆白,在灯光的照映下,整个人发出阵阵微弱光芒,慈眉善目的表情上带着一丝微笑,就如同自家的一位长者,孟杰此刻就站在老者的身旁,两者对比之下,赵强觉得真是仙鬼之别。

    “赵强你好,老夫万魂谷东辰”

    正如这老者给人的感觉一般,所说的话语也透着一份慈悲祥和,赵强单膝跪拜。

    孟杰鼻中冷哼一声,赵强猛地抬头凝视了他一样,一股不羁之色显于脸上,把孟杰气的满脸涨得通红,却没敢言语,似是对一旁的这老者颇为敬畏。

    “老夫观你不似鬼魅一族,为何与那鬼族女子作伴?”

    “受人之托”赵强正色回道。

    “嗯”老者点了点头,接着道:“你的那件法器我先为你保管可以吗?”

    “为什么?”

    “因为那是件极为强大的魂器,要是落入坏人之手怕会给无数的生灵带来涂炭”老者仍是和颜悦色的说道。

    赵强刚要说话,这老者摆了摆手,“小友我还要想你讨要些东西,那就是大公子带来的祭童和财宝,不知你是否可以交出啊?”

    此言一出,赵强立时语塞,毕竟拿了人家的东西,他本是个实诚人,自然没有老江湖的那份事故,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解释的话语,只有低下头,未在言语。

    “唉!”东辰见赵强如此,轻叹一声道:“也罢,小友要留便留下吧,那些东西毕竟只是身外之物。”

    “我只有这储物戒”赵强在思考再三后,将怀中的储物戒拿出,要不是老莫的主意,他倒是不想留下此物,如今被人提出,他索性就交了出来。

    此刻要是老莫看到赵强如此,一定会骂他个天翻地覆。

    “你说的什么祭童不在我这”赵强抬头看着老者,未在做过多的解释。

    东辰手指一钩,那储物戒便飞到了他的手中,“我相信你。”

    “我看你虽是资质平平,但心性坚韧,且属良善,可修习禁术却是犯了大忌,如今那缕戾气我已在你昏迷时将它封印,希望你日后能够重归正途,将其化解”这一席话,让赵强不由得心中大怒。

    收了自己的“噬魂枪“”不说,还将自身的修为封印,难怪自己刚醒时感到身子无比的无力,原来已经被人家封印住了修为,说白了就是如同一个常人,那不就废了我的修为吗!

    “我犯了何罪,如此对我?”赵强站起身来,仰头看着东辰大声问道。

    “小友息怒,你与鬼族之人关系密切,且持有魂器,抛开祭童一事,光是这两点就可将你处死,但老夫看你却是个实诚的孩子,便留你一条性命,希望你能够悔过自新,这不是很好嘛?”

    “我以为你和他不同,原来也是个糊涂老头”赵强指了指一旁的孟杰道。

    “混账!你真是不识好歹,掌门师兄留你一条贱命,你不但不知感恩,还敢出言不逊,师兄不如将他交给我,让我在对他拷问,不怕他不交代”孟杰恶狠狠的说道。

    东辰摆了摆手,“小友能交出财物,可见良知未泯,师弟,我等修道者当以度化为本。”

    “此人冥顽不灵,师兄何必对他心慈”

    “不必你们可怜我,你们仗着修为比我高,随便的发落我,还谈什么仁义道德”赵强本就对孟杰看不顺眼,如今对方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自然也就没了什么顾忌。

    “既然小友心意已决,老夫也不再相劝,但万魂谷你是在别想离开了,毕竟你与奸细的嫌疑难脱干系,我也只能按照我谷内的规矩处理了”说完,东辰手掌结出一道法印,赵强整个人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抓起,飞向东辰。

    虽然他身子用力挣扎,但都无济于事,在离着东辰二人数步开外,他悬着的身子停在半空,东辰手印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